“新官不理旧事”,言而无信,重招商轻落地、轻服务,影响营商环境。

  ——摘自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

  “公司年审文件月底才能签发,现在刚月初,怎么提供?年审文件仅在政府系统流转,企业无从获取,到哪里找?需要提供的材料清单并无年审文件,我们按照要求报送,怎么就成了‘资料不齐全’?”

  日前,说起这些自相矛盾的“问题”,董某仍心有余悸。作为陕西某融资担保公司负责人,董某到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为企业申请股权变更时,曾被一道叫“年审文件”的关卡挡住了去路。

  去年7月11日,该融资担保公司向新城区金融办申请股权变更,并按要求提交了相关资料。新城区金融办审查后,发现资料有误,于7月13、14日两次通知企业取回资料,并要求重新报送。该企业按照要求更改了资料,在规定时间再次报送,却迟迟等不来消息。无奈之下,该企业就此事给时任新城区区长去信。在区长的直接过问下,区金融办这才签发了该企业股权变更初审意见,并报送至西安市金融办,前后不过3天而已。

  最终拿到股权变更手续的董某五味杂陈。“变更手续办不下来,账户被银行冻结,部分业务不能正常开展,我们付出了高昂的时间成本。”董某说,因流程卡壳给企业带来的损失已无法弥补。

  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7月26日,企业来电催办此事,我告诉他没有年审情况的批复文件,资料不齐全。”负责办理该业务的区金融办管理科科长李某说,“7月28日,企业又来人催办,我心里也着急,当场给市金融办打电话,得到答复说文件虽然还未印发,但该企业年审确实合格,可以办理变更手续。”

  然而事实证明,李某并没有他所说的那么“着急”。在上级部门明确表示可以办理的情况下,他并未当场办理而是将此事搁置,李某究竟有何顾虑?在审查组与李某的谈话中,李某解释说是“出于谨慎考虑”:“市里提供不了年审情况的批复文件,万一情况发生变化,这业务就办错了。”

  一边是焦急等待批复的企业,一边是怕担责而对服务对象需求选择性无视的办事人员,在西安市党员干部争当“店小二”、提供“五星级服务”的营商环境下,李某服务驻地企业态度冷漠、作风不正,暴露出个别单位在招商引资、服务企业方面仍存在不少问题。

  因要求企业提供不该、不能提供的相关资料,导致企业股权变更不能及时签发,给企业经营造成影响,李某作为区金融办管理科科长,违反工作纪律,在工作中责任心不强、办事效率低、服务意识差,最终受到党内警告处分。(本报记者 王卓)

  点评

  本案中,李某对业务不熟,不仅不能明确告知企业必须提供的资料,甚至要求企业提供仅供政府内部流转且尚未下发的证明材料,审批拖沓怠慢,办事效率低下,这一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行为无形中增加了行政成本和企业负担。

  今年以来,区纪委召开企业家座谈会,深入了解驻地企业对营商环境的意见建议,扎实解决实际困难。持续加大“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题的查处力度,解决突出问题122起,处理122人。下一步,将持续开展“营商环境提升年”活动,严格落实规范公职人员涉企行为规定,抓好“群众和服务对象监督评价公共服务部门和窗口单位政风行风”工作,充分发挥媒体监督作用,督促党员干部当好“五星级服务员”和“店小二”,在追赶超越大潮中努力跑出新城加速度。

  ——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贺瑞林

  普及古典音乐要做“标题党”吗?

  本报记者 韩轩

  如果一场古典音乐会宣传微信贴的名字是《这是一个迷弟追求女神的爱情故事》,你会点开它,并考虑购买这场音乐会的门票吗?前两天,第四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在深圳举办,全国四十多家交响乐团的团长聚集在一起,就古典音乐在新媒体渠道宣传是否要娱乐化的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

  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由指挥家余隆倡导,创办于2015年,今年的第四届论坛由深圳交响乐团主办。讨论到在新媒体传播形式下推广古典音乐时,宁波交响乐团书记、副团长童铭介绍,宁波交响乐团利用自己的乐团公众号,以流行、接地气的方式推广古典音乐。“公众号文章除了介绍乐团,剩下都是围绕音乐季的内容。”童铭说,每一场演出都会有多篇推文,分别围绕曲目、指挥家、演奏家等,“比如我们要上演柏辽兹的《幻想交响曲》,当时作曲家正迷恋一位女演员,所以我们的微信帖名字就叫做《这是一个迷弟追求女神的爱情故事》。”

  童铭话音未落,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立刻提出了不同意见:“营销手段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太建议这样庸俗化和迎合观众。”李南认为,这样的“标题党”过于娱乐化。“那如果介绍柴可夫斯基的《第四交响乐》,那是柴可夫斯基献给梅克夫人的,可是他与梅克夫人交往并不深,那是不是就要说是‘一对没有见过面的男女的爱情故事’?”李南强调,“我们应该维护经典的形象,把《幻想交响曲》说成爱上女神的故事,就已经过度超越了艺术的本身。”

  可童铭认为,这样的微信传播对乐团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推广渠道,宁波交响乐团每条推送最后都会附上购票链接,微信内容做得有趣,确实有助于提高售票率。“而且我们不只用这种形式推广演出,我们也有严谨的图书馆讲座,也有规规矩矩的介绍,并非一味娱乐。”童铭补充道,“我们希望先让观众走进音乐厅。”

  “我们非常鼓励乐团吸引观众走进音乐厅。”论坛发起人余隆接着说,“但李南考虑的是,是否需要用这样特殊的、娱乐化的方式吸引今天的观众?”李南的态度十分坚定:“今天有很多把古典音乐娱乐化的文章,但我们自己是干这行的,作为文化守护者,我们自己要有坚持。”

  李南认为,经典就是经典,在学术领域古典音乐不能被庸俗化,就像《水浒传》《西游记》等四大名著的名字,也不能随意进行娱乐化的变更。在李南看来,如果介绍歌剧剧情,讨论主人公爱上了谁,甚至在幻想中爱上了谁,这些内容上的介绍和普及都可以理解,但对于交响乐来说,“不能这样用在题目上”。

  听到各位院团长和音乐界从事者的发言,余隆表示,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希望引发讨论,并不一定要得出同一个结论。“但我个人认为,只有做好了内容才会有人关注。”余隆说,“包装当然很重要,但不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如何包装上,因为最终,内容才是古典音乐永恒不变的本质。”

原标题: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三审 票房造假拟按倍计罚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姝)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电影产业促进法草案,三审稿加大了对票房造假的处罚力度,明确规定,票房造假可处5万元至50万元罚款;如果违法所得超过50万元,则可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票房造假”、“偷票房”被视为当前电影业的毒瘤之一。本次电影产业促进法制定,一审稿就针对票房造假设定了罚则,电影院如果“偷漏瞒报票房”,未如实统计销售收入,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情节特别严重的,吊销许可证。二审稿维持了上述规定。

不过,自一审以来,一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一再提出,目前的规定处罚力度不够,应将罚款数额与造假金额挂钩,实行按倍计罚。三审稿采纳了这一建议,增加规定,“未如实统计电影销售收入或未提供真实准确的统计数据的,由县级以上政府电影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违法所得五十万元以上的,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不让讲排场,接待领导更难了

工作需要,我也参与了一些接待工作,深知接待工作的酸甜苦辣,也见识了在当前形势下一些官员在应对吃喝问题上的招数。

乡村少年你要去哪里呀?

对我和复生这些少年离乡的乡村人而言,故乡是回不去了,大都市不再是驿站,而是我们必须在此栉风沐雨、开花结果的归宿地。我们别无选择。

干政朴槿惠的崔顺实是谁

有人说,朴槿惠的亲信干政丑闻,比希拉里的邮件门要严重得多。希拉里邮件门,只是可能泄露重要信息,而朴槿惠的做法,则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前途的东西,送给他人看。